山东深化体改 助力开发区轻装上阵抓主业

    2020-06-15 15:28
     
    经济技术开发区、高新技术开发区是重要经济增长极,是对外开放的重要“窗口”,事关山东省高质量发展的成色。去年7月,省委十一届九次全会审议通过《关于推动开发区体制机制改革创新促进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今年5月25日,省委编办印发《开发区机构职能编制配套政策(试行)》,为相应改革创新加码助力。
      近一年时间,开发区体制机制改革进展如何?还存在哪些难点、痛点?改革往深里走,需在何处着力?日前,本报记者进行了调研。
      “瘦身强体”谋发展
      功能定位不清,承担大量社会事务,引进企业不是基于产业集聚的考虑,仅仅表现为简单的“企业扎堆”……这是开发区面临的共同问题。
      做好“减法”,是开发区体制机制改革的首要一步。据统计,我省54个试点开发区向属地市直部门、县(市、区)、乡镇(街道)共划转教育体育、卫生健康、医疗保障等15类8312项社会事务管理职能,向开发运营公司划转452项开发运营职能,管理机构负担大大减轻。
      在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当地将14类327项社会事务管理职能全部剥离,交由属地政府或市级相关部门负责,调整后开发区在编人员规模缩减90%。剥离后,原有的27个机关事业单位整合为投资促进、园区建设、行政审批、科技创新等8个工作机构,直接服务经济发展的工作机构占75%,倒逼职能转变。
      泰安市全面梳理保留经济管理职能事项(10个领域101项)、剥离社会事务管理职能事项(25个领域209项)和剥离开发运营职能事项(9个领域48项)“三张清单”,并将位于限制开发区域、禁止开发区域的部分,以及永久基本农田等不易开发区域全部进行了剥离。改革后,8个试点开发区管辖面积由1313.1平方公里压减为534.28平方公里,压减比例59.3%。
      “瘦身”是为了更加聚焦主业。各地在“瘦身”后纷纷重塑筋骨,整合归并内设机构和所属事业单位,按照综合保障、经济发展、投资促进、科技创新等领域,在限额内自主设置工作机构,实行“大部门、扁平化”管理。
      “疫情发生后,我们成立县级领导干部帮扶小组,对240家重点企业结对帮扶。改革前,我们很难像改革后一样,把大部分精力放在服务企业上。”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张潇梦说。
      剥离社会职能之后,如何界定好开发区与地方政府的功能定位,实现“相互促进”而非“两张皮”呢?为此,我省多地探索建立“吹哨报到”机制,制作“呼叫”事项流程图和说明书,努力实现“开发区有呼叫、属地单位有响应”。
      5月25日,日照岚山一家环保科技公司想在园区新开一处出入口。当地服务企业的开发区工作人员胡均峰第一时间受理材料,联系当地行政审批局。之后,行政审批局组织住建、园林部门、建设单位共同到现场查勘……实现当天受理,当天查勘,当天发证,效率比改革前提高数倍。
      在邹城,当地一方面用好“指挥棒”,对开发区现有5个园区镇进行考核指标修改,大幅下调经济事务相关的考核权重,以“考核分离”促“事务分离”,另一方面,深化财政结算体制改革,对移交社会事务产生的资金、补贴等,先发到园区再转到乡镇,资金流向巧妙地一绕,确保移交事务能够得到有力落实。
      此外,多地还积极梳理制订管委会剥离开发运营职能目录,在规划设计、土地整理、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剥离全部或部分职能。
      向“市场化运营”转变
      推动开发区由“行政化管理”向“市场化运营”转变,各地着力推行适合当地情况的加法:“党工委(管委会)+”体制。同时借深化“放管服”改革的东风,加大简政放权力度,依照法定程序向开发区下放经济管理权限。
      “这次改革,让管委会更注重‘服务’,用园区的思维,而不是行政管理的思维,去对接企业。”淄博市商务局开发区管理科科长牛广牧介绍道。
      改革进程中,淄博经开区大胆为企业“站台”服务,协助山东三金玻璃机械有限公司进行智能制造智慧工厂升级技术改造项目。“改革之后,感觉体制更扁平化了。管委会的政策宣讲到位,我们之间的沟通更便捷了。有什么需要,只要找到园区中任何一位主任,一连串的事情都办了。比如这次的稳岗就业补贴,我们没去找,园区就直接打到账户上了。”三金玻璃机械有限公司总经理于海军介绍道。
      在烟台经济技术开发区,当地积极探索推进“管委会+基金+协会+新型智库”复合模式,区内设立175只基金,累计投资241个项目,金额达到526亿元;组建装备制造业协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000多亿元。
      在日照市岚山区,钢铁作为当地的主导产业,一直面临下游钢铁精深加工产业链发育不全,守着2000多万吨的钢铁产能优势没有最大限度转化为经济效益的尴尬局面。为此,岚山经济开发区决定打造一个800多亩的金属表面处理产业园,但投资数额约25亿元,单纯靠政府融资很难快速推动。
      此时,恰逢试点开发区体制机制改革创新的机遇,岚山经济开发区实行了整建制公司化改革。管委会原有内设机构全部撤销,设立日照市岚山经济发展集团公司,当地政府为公司注入部分资产,由公司承担招商引资、项目建设、推动产业发展等职能。
      “开发区改革之后,我们有了更多更灵活的融资模式,比如发公司债、基金投入、企业代建等模式。我们与一家央企达成了企业代建协议,分期支付工程款。同时,与一家证券公司达成了10亿元的项目收益债,通过债券募集资金,等项目运营实现收益后,再进行债券本息偿还,彻底解决我们建设资金的筹备问题。”日照市岚山经济发展集团党委委员、综合部部长卢振赛介绍。
      现在,金属表面处理产业园一期工程已建设完毕,投资5亿元、年加工能力逾10万吨的高速路护栏板项目将于本月投产。今年一季度,岚山经济开发区新签约项目19个、总投资63亿元,64个总投资248亿元的重点项目正加速推进。这也带动了岚山区经济的逆势上扬,一季度当地地区生产总值预计增长7.5%左右。
      “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
      释放开发区的改革创新活力,核心在人,关键在人,难点也在人。围绕构建“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的选人用人新机制,各地开发区全面推行全员聘任制,变“身份管理”为“岗位管理”,对不适应开发区发展及不参聘人员调离安置。各地还纷纷在编制、机构设置、人员身份、薪酬等方面“破题”,吸引更多人才参与到开发区建设运营,让开发区这盘棋“活起来”。
      为杜绝开发区人员“全体起立又全体坐下”的“翻烧饼”改革,济宁推行全员聘任制,选聘优秀人才到开发区任职。曲阜开发区原48人中,有23人进行了交流,改革后开发区共有36人,均为大学本科以上学历,平均年龄38岁;邹城开发区从杭州富春湾新城管委会选聘一名“90后”高层次金融专业人才担任管委会副主任,从上海交大、山东大学引进两名化工领域专家教授担任兼职副主任。
      “来到这里感觉和一级政府不一样,社会事业的包袱轻。直接针对经济口,服务企业效率高。”淄博经开区园区招商运营中心副主任韩奇介绍,去年年底他通过招考来到经开区担任园区副职,36岁的他此前是桓台县委某部门正科级干部。
      在青岛高新区,当地从240名员额中拿出193个岗位,面向全市公开选聘,全市1457人报名,最终选聘部门正、副职和普通工作人员147人,人员精简56%,平均年龄由改革前的41岁降为35岁。
      改革后,青岛高新区管委工作人员积极适应新形势新任务,“店小二”意识明显增强,但官本位思想犹存,服务不精准等问题犹在。“要解决这些问题,就需要引入企业家的监督和评价。只有这样才能为企业提供有价值的服务,‘护林员’松土、浇水、施肥才能及时到位。”青岛高新区工委委员、纪工委书记马刚表示。
      开弓没有回头箭。改革需要人的自我加压。“我们考核是一个摸高的设计,目标任务不是躺着就能完成的,需要确确实实努力才能达到。”张潇梦说。
    (联合日报)
     
专家讲堂
  • “两新一重”协同推进,助力中国经济行

  • 关于提升园区项目建设配套服务水平的调

  • 应对全球产业链结构性重构的五大举措

  • 稳步推进新基建须做到“五个结合”

  • 怎样界定新基建概念:最大特点是市场化

  • 区域发展为什么要因地制宜?来自开发区

  • 中国应对全球产业链内向化的政策建议

行业动态
电子期刊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如神咨询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242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