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全球整合之路 谋中国创造之策 ——关于开发区

    2020-04-07 17:47
    领军企业是中国制造业竞争力的核心,制造业又是国民经济的主体,是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08年金融危机带来的全球经济格局的变化,给予中国制造业前所未有的实施大开放和全球布局的机遇,新一轮的科技革命,为领军企业推动了制造业细分产业链条的不断延伸。部分领军企业已开始与国际接轨,产品和技术服务采用国际标准或引进国外技术、资金进行生产、加工和销售,中国制造在领军企业的引领下,实现了由初级加工向高附加值产品梯队式过渡。华为、海尔、中国南车等一批实力雄厚的制造业企业更是从原来的产品“走出去”提升为企业“走出去”,实现了装备产品、技术、标准的全面输出。2014年,以电力、通信、铁路、石化、新能源等为代表的装备制造业出口额达2.1万亿元,擦亮了中国制造新名片。但是中国制造大而不强的局面,大部门领军企业尚局限于国门以内,未能容纳全球资源为己用,一直困扰着实体经济的快速发展。
    中国“一带一路”全球战略开启所带来的广阔海外市场仿佛就在眼前,大量的制造业过剩产能就能转移,但不容忽视的是,危机四伏的风险也在渐渐靠近。就以目前传统制造企业的现状来说,许多传统制造企业在重压之下,利润薄如纸翼,举步维艰,不具备海外投资的实力。新兴产业虽然技术含量高,但困于科研领军企业普遍是轻资产公司,新产品刚推入市场,市场接受度不高,缺乏历史资本的积累,经济实力普遍不强,如光伏、风能、LED等制造产业,虽然在全球产业排名居前,但受制于国内市场容量限制,国外贸易壁垒的阻隔,状况堪忧。开发区领军企业深处此大环境下,如何破题,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深思的课题。
    一、中国领军企业“走出去”的机遇与挑战
    当前,中国经济已进入了增速回落的阶段性新常态时期,中国制造业调优结构、提质增效迫在眉睫。而从中国领军企业海外投资和发展的发展情况看,未来几年以国企为主导的中国领军企业对外投资还将快速增长。主要得益于以下几个方面机遇:一是“一带一路”带来的机遇。“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发展普遍处于上升期,现有经济规模起步较低,使得未来增长潜力巨大,中央推动的全方面多层次宽领域的对外合作,为中国领军企业走出国门奠定了良好基础。二是改革创新带来的机遇。自贸区试点采取的负面清单、权力清单、责任清单等一系列改革创新举措全国推广,所带来的阳光和雨露,滋润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肥沃土壤,给制造业企业创新驱动式走出国门提供了越来越宽广的舞台。三是人民币国际化带来的机遇。由我国主导成立的创始成员国达57个的亚投行,进一步提高了人民币的国际地位,有望使人民币纳入世界主要结算和储备货币篮子,真正降低跨境借贷中的币种错配风险,助力我国领军企业拓宽海外投融资渠道和消除、减少汇率风险。
    但是,中国领军企业在积极走向国际市场、参与国际分工、拓展国际化经营的进程中,仍面临诸多挑战,影响了我国制造业大踏步走出国门:一是投资风险仍然较多。风险防范和权益保护问题日益突出,甚至还时常面临外国政府的限制和干预;二是投资产业附加值低。研发、设计、销售、服务等高附加值环节涉及较少,背离了我国打造制造强国的目标;三是生产成本不断上升。融资成本逐年上涨,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中国制造业传统优势荡然无存;四是服务体系建设滞后。海外法律、财务、投资规则等现代服务业机构不足,与我国加快实施“走出去”战略的步伐严重脱节,无法满足中国领军企业海外拓展需要。如此种种,都将形成对制造业走出国门的很大的一个不利局面。
    二、惠山开发区领军企业“走出去”的现状分析
    没有先进制造业的强大,就没有综合实力的提升。惠山区作为无锡市传统工业强区,历来重视实体经济在经济发展中的基础和根基作用。而作为全区工业经济的排头兵,惠山开发区始终坚持制造业主体地位不动摇,紧跟经济全球化步伐,大力扶持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制造企业参与国际分工,抢占国际市场,增加竞争话语权,开发区领军企业走出国门取得了一定成效。2014年,开发区制造业出口国家达70多个,涵盖汽车整车及零部件、纺织、服装、机电、装备制造等八大领域。一批企业凭借一流的产品、一流的质量、一流的服务赢得了国际市场的赞誉,上汽大通海外出口范围已成功覆盖爱尔兰、土耳其、澳大利亚等33个国家和地区; 透平叶片去年获得世界航空巨头英国罗罗公司十年锻件订单;深耕澳新的万斯纺织去年实现出口同比增长52.71%。此外,博尔能源、日昌服饰、海格力斯等一批企业也纷纷在海外设厂。
    尽管“走出去”步伐显著加快,但开发区制造业在赴海外开拓市场过程中仍存在一些短板:一是市场空间不断压缩。面对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央企、行业内规模型领军企业为扩大市场份额,保持销售总额,目标客户由中高端转为中低端和中高端通吃,再加上东南亚劳动密集型行业的竞争压力,开发区许多传统出口企业面临严峻的生存危机;二是出口增长相对乏力。2014年,开发区制造业累计出口4.5亿美元,仅占工业总产值的13.68%,且出口范围也以亚非、拉美、东欧等发展中国家为主,西欧、北美等高端市场依然涉足不深;三是产业附加值偏低。开发区传统出口企业大多以OEM为主,产品附加值很低,处于国际产业分工链“微笑曲线”的底端。如今面对国际货币的QE竞相贬值,很多企业由较少利润转为微薄利润,甚至出现亏损。
    三、实现开发区领军企业高质量“走出去”的对策建议
    一是苦练内功,领军企业成功的核心要从低附加值向高附加值转型。质量过硬是领军企业“走出去”第一要求。开发区领军企业成功的核心要从低附加值向高附加值成功转型。一是强化技术创新。坚持走创新驱动的道路,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为目标,推进现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融合发展,鼓励领军企业在某些核心价值模块上加大研发力度,争取在人工智能、石墨烯、人脑工程、航空叶片、机器人、生物医药等战略性重点行业和关键领域占据国际领先地位,从根本上扭转中国产业集群一些关键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二是深化技术合作。围绕汽车制造、生命科技、光电等领域,加强与GE、罗罗、康明斯、上海电气、上汽集团、诺华生物等国际知名跨国公司、国内行业领军企业的技术交流合作,推动核心技术转让与嫁接,实现绿色循环、低碳发展,真正打造一批能与国外同类产品相抗衡、具有一定市场影响力和国际竞争力的品牌产品,挺起“开发区海外板块”的脊梁。三是培育创新人才。发挥与孕育谷歌的美国最牛科技投资和创业加速器PNP、我国首个建立海外孵化器的机构瀚海集团等机构的桥头堡作用,以“国外创新孵化+国内加速转化”和“国外孵化器+国内加速器”的新型创新创业模式,雇佣培育一批国际化创新人才,打造一个有利于创新的环境和构建一个有利于创新的生态系统,真正营造领军企业持续迭代的良好氛围。
    二是借船出海,组建以领军企业为主导的出口集团军开拓海外市场。坚持制造业主体地位不动摇,在千方百计服务好企业发展的同时,着力培育一批核心竞争力强、带动作用明显的产业链关键领域龙头型、规模型领军企业。一是加快实施亿元企业培育计划。按照《关于鼓励培育特大规模企业的若干意见》等相关文件精神,梳理优惠政策,提供优质服务,大力鼓励和扶持上汽商用车、万斯纺织、睿米科技、烯晶碳能、瑞贝科技等一批重点骨干企业做大总量规模,提高产出效益,扩大出口份额,不断夯实领军企业在带动出口中的根基和引领作用。二是加快实施中小企业创新能力培养计划。依托区内4家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发挥石墨烯检测技术中心、国家级机动车辆及零部件检测重点实验室等各类公共科研载体平台优势,加速中小企业研发创新能力建设,开发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技术新产品,真正打造集精、专、优于一体的具有爆发力,尚处于中试期的领军企业集群,筑牢开发区制造业参与国际竞争的根基。三是加快制定海外优质企业并购计划。着眼全球经济发展新格局,抢抓当前全球产能过剩、欧元贬值带来的海外并购机遇,鼓励优势领军企业收购海外企业的优质资产、独有品牌、核心技术和制造能力,并借鉴吸收国外先进生产技术与管理理念,依托国际品牌在市场上很强的营销渠道和网络,打通企业新的国际窗口,实现从产品输出向产业输出提升,提高开发区领军企业国际竞争力。
    三是外包引擎,第三方推动全球产业链布局。开发区领军企业“走出去”不仅要有长远的战略考量,而且还要有类似PNP、瀚海集团等科技型现代服务企业的支撑。一是帮助企业树立全球发展战略。调研研究、详细了解国际投资市场,按照优势行业,制定详细、严谨的可行性研究报告,指导企业有计划、有步骤地稳步实施“走出去”战略。实施中,全程提供金融、法律、咨询等专业化服务,更好地满足企业海外发展的需求,有效规避潜在风险,真正帮助企业提高国际竞争力。二是帮助企业分析海外投资形势。认真做好投资国标的在政治、经济、法律及市场上的分析和评估,加强项目可行性研究和论证,建立效益风险评估机制,引导汽车零部件、纺织、机电、新能源等技术成熟、国际市场需求大的行业制造环节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转移,推动企业整合全球生产要素,重点发布在海外不同国家设立地区总部、投资性公司、研发中心、采购中心、分销中心和服务外包基地的公司注册运行投资操作手册,大力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实现生产和销售的投资国本地化,增强产品当地附加值。三是帮助领军企业做好客户需求调研。按照领军企业所引领的产业集群其产品定位,梳理不同目标客户群体,鼓励领军企业积极参加国外各类专业展会,进一步开拓国际市场,扩大现有出口产品品种。同时全面构建海外研发网络,不断提升领军企业迭代创新能力,有针对性地进行产品和技术的创新升级,满足客户多样化需求,实现领军企业在参与全球化竞争的浪潮中可持续发展。
    四是贴心服务,政府清除领军企业走出国门拦路虎。提供优质服务,优惠政策、优势资源,积极推动领军企业整合全球资源,实现跨国发展经营。一是完善境外投资服务制度。对上了解境外投资审批环节,对接好一条龙服务流程,形成境外投资指导政策攻略,并积极与境外产业集聚区、经贸合作区、工业园区、经济特区等园区缔结友好合作关系,鼓励符合条件的领军企业在境内外资本市场上市融资,全面帮助领军企业实现“走出去”目标。同时,发挥好华人商会、产业联盟、辖区外资企业等渠道作用,对重点国家和地区的重要商机开展统计、监测和通报制,制定潜在合作意向项目名录,为领军企业决策提供科学、及时的依据。二是助推行业标准联盟建设。着眼于领军企业国际化目标,推动领军企业牵头成立行业标准联盟,联合开发技术标准,共同应对技术专利化、专利标准化、标准垄断化的国际化趋势,推动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工艺、技术、标准在海外进行应用推广。同时鼓励领军企业积极参与跨国公司国际标准的制定,不断提升开发区在细分企业的国际话语权。三是推动政产学研用联合攻关。深化科技体制改革,着力构建以领军企业为领衔、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重点推进与美国斯坦福、麻省理工、清华大学、中科院、华中科技大学、四川大学等科研院校的政产学研深度合作,促进开发区领军企业与前沿科技紧密结合,不断发挥优势叠加效应,加快推动科技成果研发、孵化、产业化进程,争取在石墨烯等新材料、人脑工程、人工智能等若干核心技术和产品中把握产业先发优势,跻身世界一流俱乐部,领跑全球行业发展。
专家讲堂
  • 武汉东湖高新区构建高质量创新生态系统

  • 以改革激发更多创新创造活力

  • 立足扩大内需 促进区域经济一体化

  • 关于互联网经济发展的六个战略思考

  • 政策“组合拳”推动我国营商环境排名大

  • 提速数字基建建设 激活高质量发展源动力

  • 关于提升开发区要素资源利用率的思考与

行业动态
电子期刊
友情链接:
如神咨询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24279号